阿瑞斯病毒剧情攻略汇总残忍结局剧情介绍

100

阿瑞斯病毒是根據什麼劇情開始的?這款末日生存遊戲,採用的是原子筆手繪的畫風,擁有與衆不同的視覺體驗,在這款遊戲中,我們能體驗到各種精彩的劇情,隨著末日的開始,一切都將變得幣一樣,殘酷的劇情即將揭曉,體驗人性的冷暖。

「之前,我說過要給姜雲一個補償,而既然雨婷姑娘也是姜氏一脈的人,那麼不如就將這補償送給他們兩人。」「放心,我送出的補償,對於他們兩個來說,算的上是一場造化!」姜秋歌雖然知道鐵安在這種事情之上,不會騙自己,但還是面露疑惑之色道:「什麼造化?」姜雲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,但是他不方便說,可沒想到鐵安卻直言不諱的道:「我鐵家的祕密,就是掌握一種血脈之術。」

原子筆「繪出」的末日世界

然後拉起藍兔和莫將躍上神龍劍就離開了。一旁的朗迪匈氣憤不已,立即運起真氣打散了周圍的飛沙走石,發現虹貓等人已經不見了蹤影。朗迪匈生氣的對周圍的小兵說到:「廢物,你們全是廢物!」另一邊,虹貓,藍兔,莫將以及暈著的雪兒來到了一片森林中。虹貓對莫將說到:「如今玉蟾宮和鳳凰島都不安全,雪羽宮又已經被毀,火山族居住地也一定被浪子教盯上了,你現在就帶著雪兒去天狼門或鼠族!」

這一步的退出,讓不少人都是鬆了口氣。如果姜雲還是仍然屹立原地,那這姜雲的實力也實在是太過可怕了!隨著姜雲身形的重新站穩,在他身後,南宮夢的分身,顯現而出!儘管南宮夢的心中對於姜雲有了些惱意,但是這第三個支持姜雲的將族,卻必須是她玄陰族!

之前就說過,阿瑞斯病毒的視覺與其他遊戲的都不一樣,懸空在頭頂的視角和常見的傾斜視角相比,它似乎有著更小的死角,讓你能對身邊的環境一覽無餘,唯一的遺憾是你只能看到角色的腦勺。

生存之餘的戰鬥快感

與衆不同的是,在這款遊戲裡你只要勤勞能幹,就很難被餓死,玩家的屬性也只有飢餓值和生命值這兩項,甚至連口渴值這種常規設定都沒有,這也是部分玩家批評其不真實的一個理由,但開發者顯然不想讓你把重心放在吃吃喝喝上,他們更在意的是戰鬥。

被阿瑞斯病毒感染的動物擁有各自的攻擊規律,攻擊前畫面上會出現紅色區域提示,玩家則可以通過蓄力打出高傷害。高數值固然有用,但更關鍵的是走位和攻擊時機。如果碰上爆炸甲蟲,那千萬記得用遠程武器補刀,防止被自爆傷到,要是碰上棘刺豬,最好提前找到掩體,躲開 360 度的飛刺。

一種野怪,就有一種對應的方案,掌握了要領,便能收穫源源不斷的資源。

盤皆輸,本尊還真是小看了你們兩個小傢伙,我打算另一具化身,也被滅除……」「另一具化身,也已經隕落?」林軒聽到此處,神色一動,隱隱明白了什麼,不用說,那自然是田小劍幹的好事了。「哼,田小劍那傢伙,先前果然有隱藏實力來著。」林軒喃喃自語,臉上的意外並不多,最了解你的人永遠是對手,就如同田小劍對林軒信心十。

俗套卻令人難忘的故事

和獨特的畫風相比,《阿瑞斯病毒》的劇情倒顯得有些俗套,玩家扮演的小隊成員Neil前往研究所尋找病原體,中途卻遭到奸細出賣,最終隊長犧牲了自己讓Neil逃出生天,拯救人類的重擔,落到了一個人身上。

雖說沈風的實力的確可怕,但他奧卡克只是異能者聯盟中最後一位盟主,在他前面還有九位盟主的,尤其是排行第一的盟主,其戰力是他無法想像的,可以說後面九位盟主聯手,也不會是第一盟主的對手。此刻,他根本顧不上自己底下的門是不是連通著神之祕藏了。在奧卡克想要逃離這裡的時候,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被緊緊的吸附在了金屬門上,隨後從其中猛的衝出了源源不斷的絞殺之力,一股腦的進入了他身體之內。

但即使你猜中了開頭和結尾,也會被無處不在的細節所打動,如果說每一則故事都有那麼一個瞬間讓你去相信,那麼《阿瑞斯病毒》從開場時的廣播就在努力營造這種瞬間,類似的旁白手法在電影裡非常常見。進入遊戲後,飄落的樹葉、爬動的蟑螂、耳邊的鳥鳴,讓人一開始有種身處世外桃源的錯覺。

張雪珍可以理解一個母親失去兒子的痛,正如她當年以爲沈風已經死了。這一刻,她覺得至少應該要讓沈風和他的親生母親相認,雖說她想要一直是沈風唯一的母親,但她真的不能夠這麼自私,她清楚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心痛。「叮咚!叮咚!叮咚!——」只是在張雪珍剛剛開口的時候,別墅的門鈴忽然響了起來。

這種短暫的安寧和危機重重的外界會不斷衝擊著你的內心,最終,Neil將不得不面對一個殘忍的結局。